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南国彩票 > 寂寞 >

周六阅读|落莫李商隐

发布时间:2019-03-10 12:46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我的心里,总有一群唐代诗人的影子。把酒高歌时,会想到李白;驰马塞外时,会想到岑参;泛舟江南时,会想到杜牧。似乎每一天,在中国的任何一个角落,那一股股悠长醇厚的诗风,都能透过历史的回响,吹进我的心脾。

  这些诗人中,我最常忆起的,当数李商隐了。每次独行异乡,无论在海边的月光下,还是阒静的大山里,我都会与他的文字一道,走进那些入骨千载的情绪。他用一个人的寂寞,挽回了整个时代的光彩。他用46岁的生命,为我们在唐诗中,装帧出了最为绮艳的表白、最为朦胧的感伤、最为无奈的迷惘。他用干枯的泪和悸动的心,为历朝历代的中国人,弹奏了一曲曲经久不衰的长歌。正因为有了他,我们才愿意对着过往千年,一次次,产生念想。

  他的诗文,至刚至柔,如石似水。开怀时,长笑万里;幽美时,凄凄入梦;高古时,俯瞰大地;哀怨时,蜷缩一隅。和贾岛比,多了些苍劲与雄浑。和陆龟蒙比,少了些淡然与洒脱。那笔调,忽而磅礴大气,忽而沉郁细腻,仿佛银屏上的历史剧,跌宕起伏。

  读他,最宜寂寞时,随便哪一句,一读便醉。你看,“迢递高城百尺楼,绿杨枝外尽汀洲”,写尽了阔远;“春心莫共花争发,一寸相思一寸灰”,写尽了痛苦;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,写尽了炽热与缠绵。

  想来也巧,这么些年,我每一次彷徨、每一次跌落、每一次伤感时,他的情韵,都会不期而至。我记得,高考失利后,沿京杭大运河南下,看着车窗外的萧飒秋风,我一边掩藏沮丧,一边默念了他的“秋阴不散霜飞晚,留得枯荷听雨声”。我记得,与友人分别后,坐在瘦西湖畔的石阶上,盯着晃动的水纹,我想起了他的“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花残”。我还记得,看完老家寄来的新照片时,我仰面朝天,那个傍晚,为长辈们的一年年苍老,又忆起了他的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。看来,只要同在寂寞中,不管我的心境与他的诗意,是否完全贴合,远隔千年的情思,都会本能地走到一起。

  我开始问自己,不停地问,这个寂寞的李商隐,到底是何等模样呢?每遇惜别与寒烟,他就会弱化所有男儿的气概,不再铿锵,不再怒目,不再仰望任何一座险关,惟留江南女子的声声哀韵。这么一个多愁伤情的男人,该不会留有满脸的胡须吧?该不会很胖、很高大吧?他的眼神,一定深邃莫测。他的眉头,一定常锁不解。他的青衫,一定能抖落很多风尘。

  他的人生,一直漂泊劳累,一直孑然孤危,一直黯淡如秋。25岁中进士后,刚在中央任职不久,就被外调去做了一个县尉。在那县里,终日为刑颂所缠,别的官员,按大唐制度,每天仅上半天班,而他,往往要忙到黄昏。30岁考中书判拔萃后,仍被排挤在京城以外。从河阳到桂州,从循州到剑南,近则1800多里,远则4600多里,离朝廷的权力核心,始终相去甚远。他的内心,充满了寂寞,充满了清寥,充满了虚渺。可以想像,在江河的渡口,在驿站的门旁,在幕府的厅堂,那一句句饱含血泪的诗,是如何凝结而成的。从“无端嫁得金龟婿”到“怀古思乡共白头”,从“君问归期未有期”到“此情可待成追忆”,膨胀的寂寞,被一层又一层叠加了。

  他的这种状态,我尤为喜欢。虽寂寞,但不失态、不放纵、不沉沦。虽悲情郁勃,但依旧给人以温煦、以宁静、以慰藉。因了他的诗,洞庭湖边的那位怨妇,在守候夫君时,还能寻得一点点寄托。因了他的诗,夜雨中的巴山和长安近郊的乐游原,成了世代文人心神向往的梦境。因了他的诗,我独自望乡的每一个中秋,即便千年之后,内心里,依旧丰盈而深挚。

  如果能回到唐朝,我要做的第一件事,不是游览大明宫,不是拜会房玄龄,不是喝一口陆羽的好茶,而是与李商隐一起,去经历他的颠沛流离,去感受他的愤懑凄凉,去雕琢他的千古寂寞。我会跟着他的笔,告诉世人,他远离了管弦,却亲近了民众;他伤别了仕途,却成就了文学;他错过了酒肉,却赢得了诗章。

  我在想,每一个人的情感深处,大概都有一个李商隐吧,一个与自己心灵契合、相依相偎的李商隐。

  曹阳春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扬州市杂文学会副会长,小骆驼亲子游工作人员,曾出版散文集《雨中的酒气》《独上齐云》。

http://asiatuma.net/jimo/168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